彩票平台代理

您好,请点击 登录

师生风采

师生风采

当前位置:学校首页> 师生风采
教育家这样向我们走来
作者: 管理员     日期: 2017-01-02      点击次数: 9434
 

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科技创新,使得原来好多的不可能变成可能。近来,居然冒出来许多不可思议的物品:人造猪耳朵、人造牛肉、人造燕窝、人造人参……甚至连鸡蛋也有人造的,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教育在分享了经济发展的红利、社会进步的成果之时,也不可避免地感染上了急功近利、不择手段、唯利是图的顽症。为了快速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的宏伟大业,教育必须紧跟时代,顺应潮流,在现有基础上获得大改变、大发展、大繁荣。怎样使激动人心的梦幻变成触手可及的现实呢? 让懂教育的来办教育,用教育家来办学当是现时的最好选择。
    没有教育家怎么办?不要紧——“人造”。即就用工业化的方式“培养、打造”教育家!这种方式的最大特色是起点低、见效快、覆盖广,使得各个区域、各级各类学校都能在短期内实现“教育家”引领办学,推进素质教育,提升教学质量。
    读完《陶行知教育文集》, 我明白这样的“批量流水线生产方式”和“商业化的包装炒作方式”与真正教育家产生之路径是多么的南辕北辙、背道而驰。

读完《陶行知教育文集》,从先生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位教育家的必备气质。教育家身上应该有几分豪气——关心人类命运,关注国家前途,关照当下的社会现实和教育现状,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担当,悲悯,豁达,坚韧;教育家身上应该有几分傻气——不热衷时髦,不追逐潮流,不溜须拍马,执著地耕耘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之中,痴心、恬静、坚守;教育家身上应该有几分大气——不斤斤计较分数,不蝇营狗苟升学率,不瞻前顾后规范安全,用教育之为教育的本真和内涵去培养学生,潇洒,真诚,奉献。
    书有两种写法。一种是先构筑一个体系,然后用概念、命题和资料文献去充实;一种是“慢工出细活”的那种,呕心沥血、披肝沥胆,用真诚、生命、道义和良知去铸就。《陶行知教育文集》无疑属于后者。阅读文集,真的就是同一个高尚的人在对话,他的一颗跃动的心灵,一个高贵的灵魂不断给你以深沉地撞击。这是一颗忧国忧民、悲天悯人的博大心灵,这是一个坚强不屈、胸怀理想的尊贵灵魂。身处那样一个黑暗动乱、腐朽堕落的年代,先生从救国兴邦、改造民性的高度出发,提出了许多振聋发聩、高瞻远瞩的思想和主张。他把“教学做合一”的教育主张既强调得重要无比,又解释得通透简明。前者是为了阐述其存在价值,后者是为了指明其现实途径。“教的法子根据学的法子,学的法子根据做的法子。事怎样做就怎样学,怎样学就怎样教。比如种田这件事要在田里做,就要在田里学,也就要在田里教。”用今天的思想看来,这种观点不免有些偏激和片面。我相信,像先生这样学贯中西、论及古今的教育学者,必定知晓——学生学习,其实质是分享人类千百年来积淀的精神财富。而这种财富又主要是以经典书籍的方式留存的,它在某种程度上就决定了学生将主要以阅读间接经验的形式去占有人类的人文遗产——这样的粗浅道理。那么,先生又何以固执到这种程度呢?这一定要放在当时广阔而动荡的时代背景上去探寻答案。彼时,封建的“旧八股”与西方的“洋八股”同时深刻地影响着近代中国,为了革除时弊、破旧立新,先生可能是从带有极端的实用主义理想出发,用“纠枉必须过正”的思想方式引发教育革命,使“乡村学校成为改造乡村生活的中心”,“乡村教师成为改造乡村生活的灵魂”,号召并影响全体民众起而行之,从万马齐喑的“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可悲局面中走出来,成为生气蓬勃、发愤图强的“发明者、创造者、实验者、建设者、生产者、破坏者、奋斗者、探寻出路者”,从而荡涤民风,开启民智,振兴民族,建设祖国。这种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贯穿在整本文集之中。从针砭时弊、扭转教风出发,他提出不要去做那种“只会说官话的政客型教育家”,也不要去做那种“只会教书做文章的书生型教育家”,更不要去做那种“只会闷头盲动的经验型教育家”,而应做“敢探未发明的新理”的创造型教育家与“敢入未开化的边疆”的开辟型教育家。他大声疾呼:“大丈夫不能舍身试验室,亦当埋骨边疆,岂宜随便过去!”这是何等的豪气干云,何等的魄力冲天!为了宣传和顺应“三民主义”治国方略,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当时教学中的本本主义:“它们教你识民权的字,不教你拿民权;教你读民主的书,不教你干民主的事。”应该在学校中倡行学生“自治”教育,研究“自治”教育在学校运行的意义、目标、方式、内容和注意点,要求一面试行,一面改良,“虽然中途难免受到挫折,但到底必有胜利。”教育学生要争做一个真正的大丈夫,成为一个真正的国民。在任何环境里,必须有坚强人格,尤其到了生死攸关之时,更要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凛然气概。至于“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既是先生对同行者的真诚鼓励和赞美,也是自己执着前行、追寻理想的生动写照。
    文字平易难,独特也难,最难的是平易中显独特。通篇寻常句子,读来偏是与众不同,让你心情激荡,拍案叫绝。抽象的文字何以具有此等撼人心魄的力量?思想也!“你生命最重要的便是你的思想。”“所有的文字都是思。”这些文豪的话语不约而同地指向人本质力量的核心和精髓。思想能够引发思考、启迪智慧、怡人情性和沐浴灵府,思想能够穿越岁月的长河,让不同肤色、种族、地域的人产生共鸣,迸发力量。《陶行知教育文集》中,这样的文字比比皆是。“教学就是教学生学,教的法子要根据学的法子,怎样学就须怎样教;学得多教得多,学得少教得少,学得快教得快,学得慢教得慢。”朴素的话语道出了“教学”这对矛盾的统一方法,指出了矛盾的主要方面,对“因材施教”作了极为生动形象的注解;按照常规的理解,“学生”是指处于发展中的、以学习为义务的、有着独立尊严的人,而先生却从自己的教育哲学出发,别出心裁地将“学生”解释成“学习或学会生存或生活”。由此教育目标出发,教学活动便由“实际生活”生发开去,“教学做”只是同一件事情上的三个不同视角——对事来说是“做”,对自己之进步说是“学”,对别人的影响说是“教”,这三者实在是水乳交融、互为一体。为了实现“精神的自动”,便要“在劳力之上劳心”。因为单纯的劳力,只是蛮干,不能算做;单纯的劳心,只是空想,也不能算做;晓庄的“做”,有着更为丰富的内涵和深远的意义,是指劳力与劳心的统一,这样才能实现认识“从具体想到抽象,从我相想到共相,从片段想到系统”的实质性飞跃,才能以自己经验里发生出来的知识做根(亲知),吸收全人类的经验(闻知、说知)。为此,教育最本质的解释就是“教人变”——“教人变好的是好教育。教人变坏的是坏教育。活教育教人变活。死教育教人变死。不教人变、教人不变的不是教育。”师范教育就是让“学生变成先生”,先生就是“自己会变又会教人变的人”,这就从另外一个角度巧解了“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只有“学而不厌”,才能“诲人不倦”;如果“厌而不学”,就会“毁人不倦”。文集中除了这样言简意赅的经典阐述随处可见之外,更有琅琅上口、蕴含哲理的“儿歌”散落其中。“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祖先,都不算好汉。”“人人都说小孩小,谁知人小心不小。您若小看小孩子,便比小孩还要小!”……这些通俗易懂、明白如话的“顺口溜”,今天看来,依然具有箴言的特征:直指事理的本质,既简明如神谕,又朴素如常识。
    阅读文集,就如同跟随先生坚实的脚步行走在“平民教育”和“乡村教育”的大道上,欣赏沿途独特的景致和旖旎的风光,奔向“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的理想家园。 先生既胸怀苍生,以拯救天下为己任,是一个执著的理想主义者,又不耽于理想,奋力开拓,积极实践,做一个勤奋的现实主义者。这种现实主义精神集中体现在他的理性精神上。一方面是不唯书、不唯上、不轻信、不盲从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一方面是不满足、不停息的“打破沙锅”、寻根究底的探索精神。先生早年推崇和信奉明代哲学家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学说,认可“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并因此改名为“知行”。后经多年的生活实践和理性思考后,认为事实恰恰相反,便顺之改成“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又因此再更名为“行知”。由于悉心观察和深入总结,他在文章和演讲中经常能信手拈来若干个常人熟视无睹、习以为常的现象证明他的观点,得出了“亲知为一切知识之根本,闻知与说知必须安根于亲知里面方能发生效力。”“我以为天下最经济的事无过这种亲知之取得”的独特结论。留学期间,他曾师从杜威研究教育,在全面而系统学习了“教育即生活”理论后,审慎地、批判性地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的主张,并在今后多年的教育研究实践中不断丰富、发展、创新,最终形成了“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三位一体的教育思想体系。为了推行他的教育主张,先生一边身体力行地创办学校(幼稚园、小学、中学、大学),实践他的教育思想,一边到各地学校实地考察,发表演讲。最让我感到先生治学严谨的是他和同行之间的书信往来:或警醒,“按诸天演的原则,世间万事之进化都是逐渐成功的。暴长多暴亡,其机很微,不可不预防之。”,嘱咐志同道合者办任何事切不可冒进,“改造社会必具有委婉精神”;或答疑,“如何引导学生努力求学?”“师范教育之彻底改革”“教学做合一是否能够传递全社会的经验?”抽丝剥茧,鞭辟入里,层层推进,论证严密,理论的光芒和思想的火花在其间熠熠闪光;或鼓励,“小孩子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要求为师者要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精神,相信孩子,尊重孩子,发现孩子,变成孩子。
    掩卷沉思,思绪满怀。我彷佛看到先生正在痛心国难当头,痛斥政治黑暗,痛改民众愚昧,看到先生正在筹措经费,改造环境,奔走呼号,看到先生正在奋笔疾书,冷静思考,循循善诱,践行他那“人生办一件大事来,做一件大事去。 ”的警世格言。总之,一位可敬、真诚的教育家正风尘仆仆地向我走来。
  “创造主未完成之工作,我们接过来,继续创造。”我期待更多的教育家像这样朝我们走来!

上一篇:关注负效经验 促进数学学习(推 下一篇:论“基本数学活动经验”中的“经